《嫲煩家族 2》他們期望的幸福

很喜歡《嫲煩家族》,一間和屋,三代同堂,拍下兩老的婚姻危機,側寫了整家人如何面對這種的矛盾,火花四濺。導演山田洋次今年八十五歲,創作力不減,幾乎維持一年一齣作品。相距一年,《嫲煩家族 2》上映,繼《東京家族》、《嫲煩家族》後再度原班人馬演出。這一集依舊搞笑,沒有簡單複製第一集的成功元素,而是深化上一集的主題,認認真真討論老人,以及更沉重的死亡議題。

接著上集,先從平田家談起,以周造(橋爪功)為中心。八十多歲,依然意見多多。在家裡,總與年輕的一群唱反調,談不了幾句就不歡而散;上一集,一起生活幾十年的太太富子(吉行和子)說離婚,牽起整家人的風波;這一集,二人的關係被輕描淺寫,有沒有修補上一次的裂痕,恐怕不是各人的關注,反而各自各精彩。

開場不久,富子跟寫作班的朋友結伴,前往北歐看極光;周造不去,留在家裡。結果,幾日不夠,他又與長子幸之助(西村雅彥)與媳婦史枝(夏川結衣)爭執。 幸之助勸說無效,唯有(再度)召開家庭會議。

上一集的八人的家庭會議是高潮,以窄小的空間,製造了張力;這一集,氣氛明顯有所不同,沒有了富子的出現,周造成為眾人的目標。一個對六個,談不了多久,他就漲紅了面,後來索性板著臉,不願再談,卻沒發現一宗意外的發生──跟上一次一樣,他對外邊的一切沒有不太敏感。這一場戲,場面調度依然一流,不只囿於客廳,更利用了樓梯的垂直空間,製造了一個又一個的危機。

意外之前,言談之間,周造事事不滿,對同住的長子與媳婦的指摘不耐煩,也不願理會意見多多的次女成子(中嶋朋子)與女婿泰藏(林家正藏);就算對著庄太(妻夫木聰)與憲子(蒼井優)的勸導,甚至關心,同樣不太領情。

然而,在各人的爭執當中,無論周造發多少怨言,有幾多嘮叨,不能否認的是,他是幸福的──這一種幸福感在這一集被強調。這種幸福未必如他預期,甚至與他所期望的不同,卻不能否認。與富子的第二人生,尋找了新的人生方向不同,周造的幸福不在於自我追求,而是在於這一班日日與他頂撞的人──不論他如何任性 / 難頂 / 固執,他有一個家,有一班口裡不滿但心裡依然關心他的家人。

看著周造,看著富子,看見一群幸福的老人,依循自己的意願,過著理想的生活 ──個個年老依然快樂。然而,這類的老人並不常見。環顧周圍,我們了解,有更多的老人,根本無法與幸福扯上關係,甚至在戲內,導演也提到這些人正正在每一個人的附近──

有的長期臥病在床,對於現在毫無所知,回顧從前的往事,如憲子的婆婆沒有意識地躺在床上,喊著早已不在的兒子的名字。不是沒有照顧他的家人,只是有很多事,旁邊的人即或盡力,也無法幫助。

有的經歷人生起起跌跌以後,生活從兩人,增至三人,又變回一人,孤獨一世,如丸田(小林稔侍)。早就過了退休年齡,生命依然沒有保障,需要工作搵錢;然後,每晚瑟縮在沒有幾多傢俱的殘舊公寓,過著清貧孤獨的生活。最後,無聲無息地離開。

以為這是少數的情況,恐怕不是。不止日本,就是回望香港,就能發現這不是偶一為之的事。這一集,談的不是平田家的家族危機,而是透過周造的經歷,透過庄太和憲子的眼睛,呈現了被社會忽視的一群。

周造理解這些事是因為年紀,他的朋友正正面對著這些困難;庄太和憲子這一對接觸,在於他們的溫柔,多想一步,多走一步,往往看見了其他人看不到的現實;然後,互相補足了對方的盲點。於是,他們看見了丸田的孤獨,看見了憲子媽媽的無助,也看見了周造的倔強。他們的溫柔,不止於看見,不止於語言,而是在於付出,最終安慰了更多的人── 這或者也是導演對現況的解救的想法。

與第一集的感覺不同,但無法不喜歡《嫲煩家族2》。這一次,依然一間和屋,三代同堂,始終口硬心軟,但討論的話題不再停留在家族之內,而是談到老人,又從老人談到死亡。周造的任性,富子的逍遙,丸田的孤獨,形成了很大的對比;從這一宗的意外,談到了社會上被害忽視的現況;更重要的是,又談到了一種安慰。最後,走了一圈,經歷了不同的問題,結尾猶如第一集,從屋外看回屋子,一切彷彿回復正常,溫馨從來不是必然,而是一種無法取代的幸福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