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想死冇咁易》(A Man Called Ove)不是失敗,而是祝福

吊頸,駁死氣喉引廢氣入車,跳軌,吞槍,尋死的方法有很多很多,簡單的,複雜的,他一一試過——

改編自瑞典作家 Fredrik Backman 的同名小說《想死冇咁易》, 性格偏執的老頭Ove(Rolf Lassgård)在老婆Sonja(Ida Engvoll)患病離世後,陷入情緒的困境,加上被公司勸退,決定以自己的方式告別世界。

尋死的原因可以有很多很多。每一個想尋死的人總有他的一套說法。Ove看身邊的一切全不順眼,亂泊單車的少年,遛狗的女人,流浪的貓,坐在輪椅的老朋友,駕車闖入私家路的老人院職員,這些通通讓他承受不了。循著他的生活,漸漸看見的是,老人躁動背後的孤獨。

對他來說,自殺是一個儀式。於是,他換上整齊的西裝,簇新的皮鞋,買了繩子/預備喉管/站在路軌旁/拿出長槍,一切準備就緒。徘徊於死亡與生存之間,腦裡開始閃出過往的回憶,把他的一生重新呈現。就在這時,有人大叫/有人拍門/有人發生意外/有人按門鐘。因著這些有人(的突然介入),他尋死失敗。

在戲內,這種的突然介入,不只出現一次,一次又一次地把他從邊緣拉回。當年輕的Ove(Filip Berg)遭受幾次狠狠的打擊,走投無路的時候,他遇上了Sonja。她的出現,為絕望的他帶來一點曙光。自此,他的人生改變了——他們一起的日子不是完全的順暢,Sonja的樂觀卻一直撫平Ove對世界的不滿。

於是,當Sonja離開,他與世界之間的平衡又破壞,又回到一片黑暗,繼而尋死,這種介入又再次出現。這次的介入,來自他的新鄰居Parvaneh(Bahar Pars)。Parvaneh是伊朗移民,跟著瑞典藉的丈夫,帶著兩個女兒,遷入這個新社區。他們遷入的那一天,正是Ove打算尋死的日子;他們突如其來的出現,劃破了社區的寧靜,Ove看不過眼,解下勒在頸上的繩子,走出屋外,準備對質。

Ove不易相處,Parvaneh不怕麻煩,從借長梯,照顧女兒,以至學車,接連找Ove幫忙;Ove拒絕不了,只得幫忙。漸漸地,二人之間,建立了一種獨特的感情,觸動了Ove早已封閉的內心,他不再孤單,他有鄰居,他有朋友,他養了一隻貓,把他從自殺的邊緣拉回。

從前,他在社區指指點點,個個見他如見瘟神;漸漸地,他收斂脾氣,不再四處撩事,有人跟他談起 Sonja,有人跟他談起生活的困難。這個破口打開以後,他與左鄰右里之間,多了話題,有了接觸。他沒有再囿於一個不是選擇的選擇中。

於是,看《想死冇咁易》的時候,想起《一念無明》 :

劏房的住客,明明都是社會的底層,被人欺壓的一群,但當他們遇上阿東,一個似乎被他們更弱勢的人,又成了欺壓人的一群。這是一種惡性循環,因著承受了別人的壓力,又將自己的不滿發洩在其他人的身上,層層推進,讓最低的一群受盡了壓迫。

阿東病發不多不少與他的鄰居有關,冷言冷語,充滿歧視,把他推向更絕向的死路;Ove 尋死失敗,卻也因著那一班社會的弱勢。他們不是主流視為成功的一群,只在社區流連的肥仔Jimmy(Klas Wiljergård),因出櫃而被家人趕出家門的Mirsad(Poyan Karimi),甚至人生路不熟從伊朗而來的Parvaneh,但是他們沒有把壓力放在更弱小的人身上,反是走在一起,盡量付出——Jimmy以身體為垂死的貓保暖,Mirsad為Ove煮了早餐。這些不起眼的行為,卻比想像中重要,至少在他們的關懷中,Ove找到生命的意義。

《想死冇咁易》的觸動,來自微小的舉動,以及生活的小細節,讓人離場以後,慢慢回味。所以,那一幕,早上八時多,Parvaneh與丈夫看著還沒有剷雪的門口,就馬上看出端倪,奔向Ove的家,才會如此震撼。這一種細微的觀察,說明了他們的關係,彷彿在我們生活中無法想像。從孤獨一人至一呼百應,從多番尋死至享受生命,他被其他人改變,因而又改變了身邊的人——塞翁失馬,根本就是一種幸福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