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柏德遜》(Paterson)如詩的電影,如詩的生活

從星期一至星期日,又回到星期一,他的生活幾乎一模一樣,早上六時多自然起床,親親仍未睡醒的太太;吃了早餐,帶著餐盒,步行上班;下班回家,與太太吃完晚飯,就去遛狗,最後以酒吧作結;這種規律甚至包括了回家前扶正門外的信箱這類小事。別人眼中的巴士司機,也是詩人,空餘在秘密筆記簿,寫下詩句──占渣木殊(Jim Jarmush)的《柏德遜》看似平淡,卻把小城小事濃縮在詩句中,短小而雋永。

占渣木殊彷若虛構了一個詩意的空間,很不現實。在柏德遜鎮,有一個叫柏德遜(Adam Driver)的巴士司機,喜歡寫詩,也喜歡讀William Carlos William的詩(而他也寫了一首長詩叫《柏德遜》)。他的靈感在生活中,開工前在巴士上,午餐時在瀑布前,下班後在書房中,他一直寫,一句接一句,一首接一首。這個小鎮孕育了詩人,而詩人為小鎮注入獨特的元素。透過他的眼睛,我們看見的是詩的世界。

詩的世界,不同於小說的世界,也不同於散文的世界,很細膩,很溫柔,卻又帶點陌生化,不是我們慣常的認知。沒有手提電話,沒有網絡,生活簡樸得不像現代人。或者唯獨如此,他才能敏感於周遭的一切,看見了別人無法窺見的細節,以另一種眼光感受普通的日子。他細看路上經過的一切,注意路過的人的容貌;聽著巴士上乘客看似無心的對話,兩個地盤工人互相吹噓自己的情史,兩個小孩談拳手的事蹟,兩個少年談到無政府主義——這些城市的小插曲,未知獨特,卻被人直行直過而忽略,唯獨他看在眼內聽在耳裡。

有趣的是,這個由占渣木殊建構的空間裡,富詩意的不只得柏德遜一人。在路上,他遇到喜歡寫詩的女孩(Sterling Jerins),聽她讀上一首自己寫的詩;遛狗的時候,在洗衣店門外,聽見一邊等待洗衣,一邊練習的rapper(Method Man);經常前往的酒吧,也有一個喜歡跟自己捉棋的老闆(Barry Shabaka Henley);最後還遇上了日本詩人(永瀨正敏)。透過與這些人的(短暫)交往,彷若從中得到不同的激勵。在看似孤獨的路上,他不是唯一的一個。

還有一個人物不得不談——他的太太Laura(Golshifteh Farahani)。她有著一種很獨特的氣質,對美有一種執著,鍾情於黑白與圓形。她沒有上班,但是透過柏德遜的眼睛,能夠了解她的生活,日復日的裝飾家居,又尋找她的興趣。她與柏德遜不同,一個踏實,一個天花亂墜;一個遠離科技,一個透過網絡接觸世界。然而,在黑白分明,無限的想像的家裡,他與她的生活未必被別人理解,卻樂得其中;而這似乎也是對柏德遜生活的最佳描述。

《柏德遜》如詩,不只因著那一首接一首的詩,而是導演打造了一個虛幻得彷彿不存在的空間,而這正正是很多人一直渴望的。這個空間的人不是沒有煩惱,不是生活得很順利,卻容讓有另一種可能性的發生。沒有人對別人的努力不屑一顧,反而從閒談中坦誠分享自己的堅持,兩拳輕輕互碰,遞上一本筆記,又或朗讀一首詩,這些微小的反應往往帶有溫度。正因為如此,這樣看似無謂而重覆的日常,才會如此讓人羨慕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