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嬌救志明》何時才是他們故事的最終章?

2010年,彭浩翔以室內全面禁煙為背景,拍下了很地道的《志明與春嬌》,裊裊煙圈中開始了張志明(余文樂)與余春嬌(楊千嬅)的愛情故事;兩年後,場景從香港(的後巷)搬上北京,他們《春嬌與志明》經歷分手又再走在一起。這一年,他們的故事繼續。

從2010年的《志明與春嬌》至今年的《春嬌救志明》,足足七年,在大銀幕上,看著他們邂逅,曖昧,相戀,分手,各有新的伴侶,再次走在一起,也成為很多人的共同回憶。趁著二人拍拖經年,理應有更多不同的討論。可惜的是,這一集沒有新意,套路跟《志明與春嬌》與《春嬌與志明》幾乎一模一樣,從開場的神怪小電影(第一集的停車場鬼故,第二集的洗衣舖情侶,以至今集的趷趷剛),以至最後搞一場大龍鳳,以大團圓結局收尾。基本上,只是把舊有的方程式複製,再套上不同的內容。

與前作以都市愛情小品定位有所不同,雖說《春嬌救志明》還有討論愛情的部分,於是有人對號入座,有人感同身受,仍能有所共鳴;但是有別於過往,這一集刻意在志明與春嬌的故事上,搭上如《香港仔》無厘頭/神怪風格。以屹屹剛的驚嚇作為楔子,算是很彭浩翔式的處理,其實還好;但是,後段還要加上一段飛船,甚至外星人挽救感情等戲份,簡單是災難。這種的嘗試,在影像上混合了不同的特色,或能贏得部分觀眾的笑聲,卻把故事/角色置於尷尬的位置,難以自圓其說。

更甚的是,這一集的故事薄弱,未能隨著時日,加深討論二人的關係。幾年過去,他們的關係早就昇華,不再是外人能夠輕易介入的一種。既然有了深厚的感情,以台灣地震作為轉拭點是敗筆,根本無法支撐整段關係的突變。張志明的長不大與余春嬌的年歲一直被強調,從第一集直至這一集依然被討論,Surfwheel、Dali 成為張志明還未成熟的符號,而四十歲(變老/變白)也成為余春嬌的一根刺,還特意在這一集加上原生家庭的問題──玩世不恭的父親(秦沛),讓余春嬌對張志明的抗拒合理化,只是這些討論只有其形,卻沒有好好挖深,把當中的矛盾說出。反而,想借著一場急而快的災難把平日的不滿攤開,這本來是正常不過,只是這一幕根本不夠力度,無法指出張志明的問題,以及余春嬌的顧慮,似是情緒一時的發洩多於核心價值觀的矛盾。

如循著這條線索觀看,若然長不大的張志明,真的讓余春嬌無法接受,這樣的結局是草率,與TVB追求的大團圓沒有分別。如果當初那一疑慮如此重要,這樣的求婚,或者心動,但是問題不會解決。她的確愛他,但是她所需要的他,從來不需要搞大龍鳳,不需要有著搞笑的表演,而是需要消除她內心的不安與疑慮,而這個問題從上一集開始強調,至今仍不曾解決(或者導演也不覺得需要解決)。若僅以一場災難作為導火線,又僅以一場大龍鳳作為解決,那麼又在說明什麼?是不是又把問題延後,拖至下一集又來同樣的討論?而這一集所強調的「救」,究竟在哪裡?張志明所說的「救」又在哪裡?恐怕無力說服觀眾。

從《志明與春嬌》至《春嬌與志明》再到這一集《春嬌救志明》,志明與春嬌不再陌生(也不再後生);而片尾似乎說明,他們的故事還未完結。的確,從香港走到北京再回到香港,拍至第三集,余文樂與楊千嬅有了另一種化學作用,甚至他們的豬朋狗友仍然啜核,笑聲連場;然而,套路/元素與前兩集無異,笑點仍然逗留在同一層次,而值得討論的地方卻輕輕帶過。除非有新的點子,要不繼續複製同一條方程式,志明與春嬌似乎已經走到盡頭,甚至成為另一種的消費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