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所羅門的偽證:前篇.開庭》: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

所羅門的偽證

《所羅門的偽證》被喻為宮部美幸的巔峰之作,構思了十五年,連載了九年,最終寫下了一百八十萬字;而成島出執導的電影版,亦長達四個半小時,將分前後兩篇上映。這個以學校為背景的故事,牽涉了不同的議題──家庭暴力、校園欺凌,以至對建制的種種批評,是作者為年輕人對成年人發出最嚴厲與尖銳的質問。

《前篇.開庭》以倒敘的方式談及一件發生在二十三年的案件--二年A班的柏木卓也(望月步)被發現在學校離奇死亡。學校希望儘快平息,警方遂以自案結案,即或有告密信指出這是兇殺案,但警方與學校早就把事情定調,只願維持有限度地的跟進;學生不願就此妥協,班長藤野涼子(藤野涼子)建議在學校開庭審訊,決定以自己的方法追求真相。

在很多人的眼中,涼子是滋事分子。當有人投上贊成的一票的同時,惹來更多的人反對──家長、同學認為公開考試將至,不應花時間搞這場審訊,得罪老師,影響學習;老師視這為對權威的挑戰,即或學校勉為其難批准了涼子的建議,依然四處打壓,意圖阻止學生開庭。

然而,在成年人帶懷疑的目光下,觀眾卻從另一個角度見證著涼子的轉變。她不是從一開始就決意為柏木卓也討回公道。她不是那種有著大無畏精神的女孩,當她看見同學被欺凌,第一時間是轉身離開。事實上,提出這個建議之前,她經過長時間的掙扎──從發現提出柏木卓也的屍體,以至建議學生法庭之間相距了好一段日子,而這段日子,足以讓她從二年級升上三年級。

但是,升上三年級並沒有減少她的疑問,相反這些疑問一直煎熬著涼子──她怪責自己,甚至「看見」了柏木卓也,被對方指摘,那一句「你這種只講不做的人,是最卑鄙的偽善者」,如此鏗鏘有力,狠狠地敲在涼子的心,以致她萌生了自殺的想法。是這種幾乎決心尋死的痛苦,促使她重新審視現實,面對不被人重視的案件,決意為同學取一個公道。

即或這是前篇,只為交代了背景,還沒有正式踏入審訊的過程,但《所羅門的偽證》依然震撼──這是一個人蛻變的過程。如果我們願意定睛在涼子的身上,就能發現在這過程之間,她早就傷痕累累傷痕。她無法接受這個荒謬的現實,也無法接受這個默然接受荒謬的自己。柏木卓也對她的說話,正是她對自己最嚴厲的指摘。經過無數的掙扎,她才走到同學的面前,要求開設這個審訊。

或者,在現今的社會,年輕是原罪,來自年輕人的所有破格想法,早就成了激進與不切實際的代名詞。然而,當成年人基於不同的理由,放棄肩負了某些責任,這些責任就無可避免地落在年輕人的肩頭上。而在承擔這些責任之前,這班年輕人早就因成年人的謊言與隱瞞,經歷了成長的痛苦與掙扎。每一個走在前面擔大旗的年輕人,都曾識穿成年人的謊言,有過不為人知的掙扎,而他們的發聲與抗議正是對成年人噤聲的最佳諷刺。

Facebook

載於《評台》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